• 我的直觉还是很准的,发生了点事情。当我在做版做目录页时,看着翟頔写的那篇伤感的主编留言时,我进一步确定了我的直觉。然后,我确定了。当我在翟頔的办公室,她告诉我她走的事情时。我差点掉出了眼泪。
    在《快一周》将近三年,我很感谢翟頔,我真想与她喝点酒,抒抒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