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7-24

    《走路》 - [小说]

    《走路》

    有一天,我在一个朋友家里,闹着想放毛片看。我哥说,你要看,回家看去。说话的语气很重,明显是在骂我。所以,借出去买烟,就离开了朋友家。一个人从成都的西边走回南边,带着眼泪,边走边哭,大概走了两个小时。
    有一天,我在晚上十点多离开办公室。因为身上没钱,只有公交卡,所以只有坐公交车回家。在公交车站,我等了半个小时,公交车还没有来。与我一起等的人,早就打车走了。我没有钱,只能走路回家。走了一个多小时。我边走边感孤独和绝望。
    有一天,我在午夜走进了一个公共厕所。我摸着黑,想快点结束一次大便。我感到急切,也有点紧张。我深怕在我拉屎的时候,我就被人关在了厕所里。这一夜都将在一个肮脏的厕所里度过。我以最快的速度拉出屎,然后跑回到午夜的大街上,继续往回家的路上走。其实再走上十几分钟就到家了,可我实在是憋不住那泡屎。
    有一天,我略带酒意走在街上。我给我喜欢的女人打了一个电话。
    在干吗呢?我问。
    睡觉了。你喝酒了?她问。
    没。你睡吧。我说。
    你在干吗?她问。
    我在走路。
    变态,这么晚了还在走路。
    是啊,太无聊了,出来瞎逛。
    那你逛吧,我睡觉了。
    挂了电话,我继续走路。我好想她,特别是这种喝了点酒后的时候。但不是说,我喝酒后才想她。是我喝酒前就想她了。我想对她说,我想你。我很想你,我边走边自言自语。
    有一天,我想在路上遇见一个熟人。为了这个目的,我在成都的玉林,走了两三个小时。我游串于玉林的小巷里。我以为我能遇见一个我认识的人。当然,我也没准备干吗。只是想试一试能否遇到。当我经过火锅店时,我总把头朝里望去,看看那是否有个正在吃火锅的朋友。不过,如果有的话,我还有点担心——我该怎么办?是进去呢,还是当做没看到。因为进去的话,那有点奇怪。难道就说,我路过无意中看到了他,进去打个招呼的意思。但事实上明显不是如此,我是有意的,这有意让我很不好意思。所以当我经过玉林很多家火锅店旁边时,我是即紧张,又有点期待。我觉得最好的方式应该是朋友看见了我,然后大声喊我:六回!六回!我在这两三个小时里,基本上是一直在期待着这个叫声的。另外,我似乎也总听到有人在喊我。有人在喊:六回!六回!于是,我总是不停得回头,或朝四周看看。
    有一天,我去见了一个女人。这件事情让我特别恐惧。所以走起路来,特别不自在和担心。总感觉我这一路被我喜欢的女人看见了。像似我去偷情了一样,但我自己清楚,我不会做偷情的事情。但还是害怕,因为我背着喜欢的女人去见了另外一个女人。尽管,我和那个女人丝毫没有暧昧的关系。我去见她,也仅仅是朋友关系。不过,我实在是太紧张了。所以我早早得结束了我与这个女人的见面。
    在我走回家的路上,当我经过肯德基时,我看见了一个女人,长得与我喜欢的女人非常之像。这让我很惊讶,更重要的是,她的对面正坐着一个男人。于是,我又往回走,像那二楼的肯德基落地窗望去。来来回回看了几次,依然觉得很像。为了确定我的判断,我走了上去。但结果并不是。所以,我又马上下了楼,继续往家走。我对自己说,我以后,再也不背着自己喜欢的女人,在夜晚去见别的女人了,这让我极度紧张,特别是只有我和女人两个人的时候。

     

  • 2008-08-10

    《玉林南街》 - [小说]

    《玉林南街》

    有人想来家我玩。
    我说,那你来吧。我家在玉林南街。
    我不知道在哪?
    出租车司机知道的。问题是你想来我家干吗呢?我很想知道。
    我也想知道来你家干吗,所以我想来你家。她这样说。
    那你来嘛,现在就来。我家在玉林南街。
    但现在太晚了啊,现在都晚上12点半了。
    是啊,是比较晚。那怎么办?你还想来不?
    现在来,那岂不是变成了午夜场,太销魂了。
    那算了吧,随你,我也累了,我睡觉了,晚安。
    晚安,但我还是很想知道到你干吗呢?
    我也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想到我家玩。
    我觉得你有问题,你怎么会叫我现在到你家呢。
    啊,我有什么问题。
    我要举报你,你暗度陈仓。
    我什么也没做啊,是你想来的。
    真好,你让我写了些歌词,等下就去配曲子。她忽然在网络上打出了这样一句话。
    为什么呢,为什么我让你写了歌词?
    在和你聊之前,我写了一句话,然后就边和你打字边写。
    哦,你的意思是和我聊天时,你还在写歌词?能让我看看你写的歌词吗?
    她发来了这样一个分行的歌词:我以为这一切不过是回忆作祟/可你偏偏停留下给我你温柔的体位/你若是哭泣/谁人领你责备/我若是入戏/结局又由谁来烘焙/歌词很美/却无人给我安慰/夜色很醉/却惊醒旧日绮梦/黯然轮回/午夜场的电影/你可曾看得清/朦胧中的泪眼/你可曾尝过其中滋味/可是我以为/这一切不过是回忆作祟/虽然很美。
    有些地方不知道写什么词语,表达什么意思,于是就随手找个词去填补空白,因为还要和你聊天。关于这个歌词,她这样补充说到。
    哦,我明白了。那你好好想想吧,我去睡觉了。我边和你聊时,我写了个小说。
    能让我看看你写的小说吗。我猜到她就会这样说。
    当然可以,我也想好了如何回答这个问题。
    你来我家看吧,或许这就是一个你到我家来玩的理由。
    那这个晚上我就看不到了,她说。
    为什么呢?
    因为现实的世界,和我在的地理位置。
    你在哪呢?
    在别人家。
    在别人家又怎么呢,有什么关系。
    我回答你,有什么关系,这个问题。因为,这个有很大的必要的关系。
    我没看懂,算了,我的小说写完了。你可以到我博客上看,不一定要到我家来。
    我只是一部分,你的小说还很长。
    啊,这话又是什么意思,我又看不懂了。
    你好可爱,很多人喜欢装懂。
    你为什么老说让人看不懂的话呢。
    就是,你的小说包括所有会出现的人乃至你的幻想,而我只是一部分。
    这个小说只有你,你是主角。

     

  • 《世界上最美的女人》

    刘按问,现在谁在想他呢?
   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。在2099年6月21日的深夜两点半,谁在想我。那个从电脑里传出歌声的女歌手肯定没在想我,因为我根本不认识她。我也想拿一款名叫“想你想你想死你”的机器按一下,据说按一下,就能知道这个世界上谁正在想着我。刘按按了,屏幕上显示是一条狗在想他。
    那是刘按写的一篇小说《此时世界上有多少人正在想你》,我看了一直记着。这几天晚上,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。其实,我在很早以前也想过这个问题...
  • 2008-03-26

    阳光初露的早晨 - [小说]

    这天气,这早晨,让人想自杀。—— 在一本《自杀手册》的书上这样写到。书里还写到,这是一个阳光初露的早晨,天气有点冷,也有点温暖。阳光照在绿叶上,一切都显得生意盎然。对面的公寓里,有人正在晾衣服。
    如果是一次旅行就好了,一次真正的旅行。但什么叫真正的旅行呢,他在心里问。
    ……
  • 2008-02-25

    小偷来找我了 - [小说]

    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找我。兄弟,我知道你也挺穷。你穿着一件肮脏的衣服,像似刚从火车上下来。关键是你还提着一个包。这更让我觉得你是刚刚来到成都这个城市,而你还没住下来。难道你是在网上看到了“来我家玩”的活动,因此来找我啦了。呵呵,兄弟,那你也要提前告诉我。
    当时,我正在睡觉啊,兄弟。你这个时候来得恰恰不是时候。我讨厌被人吵醒,当然天大的事情除外,可哪来天大的事情。没有,不可能有。
    我看着你走的,你像一个失败的小偷,你走了。你走得时候,还忘记了你的包。然后,在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