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1-12

    短篇小说《郑叉、哈底、哈底女朋友、男人和女人》 - [小说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iuhuihui-logs/13739592.html

    《郑叉、哈底、哈底女朋友、男人和女人》

    六回

    郑叉睡着了,是假装的,他完全能听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。
    他睡着了?女人问。
    好象睡着了吧,男人回答说。
    咱们干吗?
    看碟吧,怎么样?
    看什么碟?
    随便啊,或者看电视。
    算了吧,会炒醒郑叉的。
    恩,那算了吧。你明天干吗呢?
    不知道。你呢。
    喝茶吧,叫上哈底。
    好啊,你的眼镜多少度?
    你问过的吧。
    没有啊,什么时候问过。
    问过的。
    哦,那我忘记了。郑叉家真是小啊。
    是啊,你冷不冷?
    不冷,要不咱们走吧。
    去哪呢?
    回你家吧。
    好吧,那咱们走吧。
    然后,郑叉听见了椅子移动的声音,接着,灯也被关了,门也被轻轻的关上。男人和女人一起走了。这个女人的家住在肖家河附近,离郑叉的家不远,走路的话,大概要20分钟。
    郑叉起来出门,看了一下房子的铁门,它是关着的。接着,郑叉上了趟厕所,回来躺下,就睡着了。
    第二天的下午,郑叉的传呼响了。是哈底打来的。哈底说:“在红瓦寺喝茶,起床后,过来。”
    郑叉大概在下午三点多到达了红瓦寺的一个茶馆。那天阳光很好,院子里坐满了人。哈底和他的女朋友,还有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和女人,一共四个人坐在一起。郑叉来了后,端了一张椅子坐到了哈底的旁边。男人正在吃一个锅盔,他边吃还边问郑叉,吃饭没。郑叉说,没有,起来就直接过来了。那你去买一个锅盔啊,女人说。郑叉说,等一下再说吧。女人说,要不,我去帮你买吧。郑叉说,不用,不用,我等会自己去买。
    哈底的女朋友很漂亮,不爱言语。每次都像一个旁观者一样,但真得很美,美得让人觉得她不说话是很正常的。这和哈底的能侃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有人说,就是因为哈底太能侃了,比谁都能侃,才泡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。哈底对此却不同意,哈底说,他的女朋友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不说话和沉默。当然这话是哈底女朋友不在场时,哈底说的。哈底在场时,基本上是哈底在说话,他的女朋友不太说话,连郑叉也很少说话。那个男人倒是话不少。
    男人说,什么时候咱们能发财呢?女人说,肯定能发财的,迟早的事。
    郑叉喝了一口茶,看着女人说,你怎么这么肯定?
    女人说,是啊,肯定。

    第三天,郑叉又和这帮人一起坐在红瓦寺的茶馆里喝茶。像似他们什么也不用干,整天只喝茶。阳光依然很好。或许就是因为这阳光太好了,成都难得的阳光。哈底又给躺在床上的郑叉打来了传呼,哈底说,“老地方,GO。”
    这天,哈底的女朋友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,显得非常纯洁和美丽。郑叉一来,就开始赞扬哈底女朋友的漂亮。哈底的女朋友笑起来就更有味道了,这天的阳光像似全洒在了哈底的女朋友身上。哈底的女朋友对着郑叉说,你的头发为什么老是看起来像杂草。郑叉说,没办法,睡觉一起来就这样了。她紧接着说,那为什么不洗一下呢。郑叉说,起来,就直接过来找你们了。
    这天,郑叉坐在男人和女人的中间。
    到了晚上,不知怎么的。男人和女人又来到了郑叉家。男人和女人在看电视,郑叉躺在床上,继续佯装睡着的样子。
    房间太小了,郑叉的房间只有不到7平米,房间里有一张单人床,还有一台电视,它们相邻并排放着,其余的空间,刚好够两个人坐着,但坐着也是要前后坐,而不能并排坐着。
    男人和女人就前后坐着,男人坐在一张高一点的椅子上,高度刚好和床的高度差不多,女人坐在一张小矮登上。他们坐在的样子,这个女人像这个男人的小孩,乖乖得坐着在男人的前面,女人的背靠没靠着男人的腿,郑叉不知道。
    大概是晚上12点多,女人有点困了。女人说,想回家睡觉了。男人说,那好吧。咱们走吧。

    第六天,郑叉收到了一个传呼,是哈底的女朋友发来的。哈底的女朋友说,在红瓦寺喝茶,记得洗个头过来啊,呵呵。
    于是,郑叉真的洗了一下头,还从床底下的一个包里拿出了很久未用的吹风机吹干了,才出门到了红瓦寺。让郑叉感到意外的是那天只有哈底女朋友一个人。这个意外,事实上在郑叉收到哈底女朋友打来的传呼就感觉到了。因为哈底的女朋友从来没有给郑叉打过传呼,只不过因为谈到洗头的事情,所以郑叉才没太感到意外。
    但眼前哈底女朋友一个人坐着,让郑叉感到有点不知所措。郑叉从没一个人和哈底的女朋友呆过。他感到有点紧张,不知道该和她说点什么。
    郑叉问哈底的女朋友,他们呢。
    他们今天没来。
    哦,你一个人?
    是啊。
    恩。
    郑叉不知道接下来该说点什么,郑叉在等待着哈底的女朋友说话。但哈底的女朋友似乎不急着说什么,他们大概沉默了两分钟。哈底的女朋友终于说话了。
    她说,你知道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吗?
    什么意思?
    就是男人和女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。
    不知道,郑叉说。
    我问的是,他和她。哈底的女朋友说。
    我知道,你问的是什么,你为什么要这样问呢。
    我觉得他们有点奇怪。
    为什么。
    他们昨天晚上在我家呆了很久。
    哦,哈底不在家吗。
    哈底不在,哈底昨天出差去了。
    哦,然后呢。
    然后,我睡着了。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走的。
    那怎么了。
    其实我没睡着,我是假装睡的,然后听到他们在开玩笑。
    那很正常啊。
    男人和女人是不是睡过?
    这我不知道,呵呵。
    你怎么会不知道?
    我真的不知道。你觉得呢。
    我觉得他们睡过。我就是奇怪他们干吗要在我家呆这么久。
    呵呵,他们在我家也这样干过。
    是吗,那你当时睡了吗?
    睡了啊。
    哦,可你家很小啊,他们怎么呆得住。他们在你家干吗。
    我不知道啊,他们就坐着,瞎聊。
    坐在哪呢?
    椅子上啊,有一张电脑椅和一张小矮凳。
    哦,你家太小了,你换个房子住吧。
    没钱啊,我也想。
    找个工作吧,叫哈底帮你找。
    过一段再说吧,不急。哈底什么时候回来呢。
    明天晚上吧。
    恩,他最近要忙起来了吧。
    对。
    你晚上干吗呢?
    不知道,我怕他们又来我家。
    你怕什么啊。
    就是怕,不知道为什么。
    这有什么可怕的,他们又不干吗。
    就是怕,我晚上准备把电话线拔了,不接他们的电话。
    好嘛。那你告诉哈底了嘛。
    还没有呢。
    那你为什么不对哈底说。
    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。
    别担心,你就把电话拔了吧。
    那他们会不会去你家。
    无所谓啊,我不怕,呵呵。
    你说,他们到底是在干什么。
    谁知道呢,他们喜欢这样。
    那个男人很奇怪,那个女人也很奇怪。他们明明都有家,干吗一定要到咱们家来。
    是啊,我也一直搞不懂。
    要不你晚上也把传呼关了吧,或者你晚上到我家来。
    啊,为什么我要到你家去。
    来陪我吧。好嘛。
    不好吧,我觉得不太好。
    求你了。
    不用吧,反正你把电话线拔了就行。
    来嘛。
    真的?
    恩。
    好吧。那我把传呼也关了。不过,我传呼关不关好象无所谓啊,呵呵。
    是啊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公交诗歌 2008-01-12